•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04-07
  • 黄志丽:做新时代的智慧型法官 2019-04-07
  •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五场“代表通道” 2019-03-30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长春市直机关“两锋(风)行动” 2019-03-2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军民融合是兴国之举,是强军之策 2019-03-20
  • 调峰风光火 消纳新能源山西省电储能全国领跑 2019-03-10
  • 《晨曦集》先读为快:翁帆眼中的杨振宁,非常地“傻” 2019-01-11
  • 河南福彩中心开展爱岗敬业道德讲堂活动 2018-11-22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8-11-22
  • 炎炎夏日没水洗澡是怎样的体验?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0
  • 您的位置 : 安徽体彩网11选5> 小说库> 穿越> 太后养成攻略

    更新时间:2018-11-14 12:29:32

    太后养成攻略 已完结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太后养成攻略

    安徽体彩网11选5 www.vdd5.com 来源:微阅云 作者:?;?/a> 分类:穿越 主角:傅廷烨,华轻雪

    主角叫傅廷烨华轻雪的小说是《太后养成攻略》,它的作者是?;ù醋鞯拇┰嚼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路疾行,除了马匹必须喂食喝水,他们几乎不眠不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是那样的高大,宽阔的肩,挺直的背,腰间的刀刃反射着寒光,就这样安静的站立在白雪覆盖的院子里,像一棵永不倒下的松。

      

      华轻雪神情怔然,她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傅廷烨,一时忘了言语。

      

      华轻雪觉得,这一刻,至少在这一刻,他毫无疑问的让她怦然心动了。

      

      尽管她连他的长相也没有看清,只是在这个黎明,在低烧的眩晕之下,她被他那一双寒星般的眸子深深吸引,虽然,只是一个瞬间。

      

      傅廷烨身后站着五六个黑衣人,不大的院子显得越发窄小。

      

      傅廷烨见华轻雪开了门,说道:“殿下何在?城门如今失守,我们有一刻钟时间出城,还请华姑娘尽快请殿下出来?!?

      

      华轻雪闻言,心中又是欢喜又是焦急,欢喜的是李景楠终于有救了,焦急的是李景楠正发着高烧,寒风之中路上疾行恐怕会加重病情!——在这种地方,高热是极易丢掉性命的!

      

      “他……他昨晚上病了……”

      

      傅廷烨皱眉,大步迈进屋里,见李景楠躺在炕上,双颊因为高热而赤红,当下便是一吼:“你是怎么照顾殿下的?!”

      

      华轻雪脚下一个踉跄,心中又气又急又是委屈,想要说上几句,却又觉得分外无力。

      

      她能如何呢?这样的时代,对方是位居高位的大将军,她一介平民,又是个弱智女流,莫说斥责几句,就是立时杀了她,她又能如何呢?

      

      华轻雪无心争辩什么,李景楠生病,她心里极为难受,此刻听到傅廷烨斥责,也只是咬了咬唇,没有言语。

      

      傅廷烨身边一个黑衣人似乎懂些医理,给李景楠把了脉,说道:“将军,殿下现在的身体状况,路上若是再受寒,恐怕……不妥……”

      

      傅廷烨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救出李景楠,此刻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大好时机,他如何能不心急?

      

      国之储君,自然要尽快救出,谁料李景楠却在这时病倒!

      

      “我又何尝不知?但是城里突生暴乱,城门失守是我们的大好机会,等到换防的辽兵回来一切晚矣,更何况,这次暴动之后,关卡盘查只会更严,原来假借商队名义出城的计划已然不通,这里不适合再久留下去……”

      

      华轻雪在一旁听了,心口揪紧!

      

      是啊,这时不走,再想走就更难了!

      

      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辽兵的反扑会是怎样的凶猛血腥,到那时,随便一个剿灭乱贼的名义,就可以把这座城镇守得连鸟也飞不出去一只!

      

      “将军?!被嵫┖鋈怀錾?,“用棉被包住殿下,再盖上斗篷挡住寒风,或许能够一试?!?

      

      屋里的人一静。

      

      谁敢拿储君的性命“试”?

      

      可是这确实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再不救出殿下,怕是只能开着大军来城下一战了。

      

      “唐虎,拿绳子来?!备低㈧且簧钕?,不再犹豫。

      

      “是!”

      

      华轻雪扶着李景楠坐起来,喂他喝了小半碗热水润了润喉,将床上的棉被披在他身上,交给了那名叫唐虎的黑衣士兵,然后看着他们连人带棉被一齐绑在傅廷烨的背后,最后压上一条厚实的大黑斗篷。

      

      李景楠浑身上下被包裹严实,只露出口鼻,华轻雪看着看着,眼眶便热了,声音也有些哽咽:“……走吧?!?

      

      傅廷烨的步子顿了一下。

      

      他的行事风格一贯如雷霆霹雳般果断干脆,却频频因这女子变得婆妈心肠起来,真真费解。

      

      只是解救殿下是他此行的唯一目的,万不能因小失大,便沉声说道:“待我们将殿下安置妥当,会遣人来救姑娘,华姑娘保重?!?

      

      华轻雪勉强笑了一下。这样动荡的地方,他们即便是来救,也不知要等到几时,而她,能不能活到那一天,还是未知。

      

      而且自己不会骑马……说起来,即使会骑马,这幅虚弱的身体也不堪日夜不休的快马疾行吧……

      

      他们要救李景楠,自己又怎能拖了后腿?

      

      “将军已经给了我足够的粮食,放心吧,殿下若是醒来,请告诉他,我一切都好?!?

      

      “如此,告辞?!?

      

      再不耽误半分,傅廷烨带着李景楠,连同一队人马,消失在这无人的后巷中……

      

      ……

      

      一路疾行,除了马匹必须喂食喝水,他们几乎不眠不休。

      

      如此行进了一天,已经黄昏。

      

      冬天日照时间短,虽说是黄昏,实际上与入夜相差无几。

      

      天色暗沉,阴云密布,秦老五说道:“将军,看天色今夜有雨,我们必须在雨前找到避雨的地方?!?

      

      带着生病的李景楠快马疾行已经是大大的冒险,如果还要淋一夜雨,那简直就是罔顾皇室性命了。

      

      唐虎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若不是要下雨,我们再行一夜,就能到漉水大营了?!?

      

      ——漉水大营,是他们的驻军营地。也是抵抗辽人的最前沿的防线。

      

      傅廷烨看着前方翻滚的雨云,沉声道:“先找地方休息?!?

      

      最后,他们找了一处废弃的四脚草棚。

      

      这样的草棚多出现在瓜地或者农田附近,在战火蔓延到此处后,这里的村民或逃散,或移居,便全部废弃了。

      

      他们将李景楠从背上解了下来,又将马牵过来围堵住草棚四周遮住冷风,然后从水囊中倒了些水,滴在李景楠干裂的唇上。

      

      眼下情形不宜生火煮热水,这水囊里的凉水,也只能润润唇了,根本不敢喂进去。

      

      一会儿,天上淅淅拉拉开始下起雨来。

      

      这时,李景楠的意识稍稍恢复了一些。他艰难的睁着眼皮,问:“……华轻雪呢?”

      

      傅廷烨脸色一沉。

      

      秦老五瞧了一眼傅廷烨,又看了看李景楠,小心说道:“殿下,我们此行仓促,华娘子身娇体弱,我们便没有带上,等殿下安置妥当,必当遣人回去搭救华娘子?!?

      

      李景楠只觉得整个人昏沉至极,哪里听得进去许多,只知道华轻雪不在,便说道:“傅将军,你去,去把……华轻雪带出来?!?

      

      傅廷烨只当李景楠病糊涂了,回道:“殿下病重,还请殿下以己为重,眼下最要紧的是尽快离开辽人的地域,然后找到大夫为殿下医治,华姑娘暂时不会有危险,请殿下放心?!?

      

      李景楠一听,顿时气急得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傅廷烨!你!……咳咳咳咳……”

      

      你放屁!在那种地方呆着,怎么可能会没有危险!你当我是小孩好糊弄吗?

      

      李景楠咳得气喘,四周黑衣人全部单膝跪下,嘴中纷纷道:“殿下息怒?!?

      

      傅廷烨没有跪下,却也弯了身,说道:“殿下息怒?!?

      

      李景楠感到分外无力,这些兵卒,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父皇也曾提过,越是会打仗的兵卒,越是不会将皇权放在眼里,这也是他的父皇一直压制武将的原因。

      

      父皇也做不好的事,以后等他成了皇帝,难道就能做好了吗?……

      

      傅廷烨却是没想那么多,他并非不想救华轻雪,只是这次他的目的是解救皇子,救华轻雪的话,势必会对解救皇子之事产生拖延,抛下华轻雪是再所难免的。

      

      皇帝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唯一的皇子身陷辽人手里,他必须尽快将人带出来,怎么能为一个女人而因小失大呢?

      

      他的士兵脚踩敌人陷阱时,他都能眼也不眨的砍去士兵的脚,杀伐果断已经成为他性格中的一部分。

      

      李景楠却不是他,哪怕从小受到帝王教育,但他只有八岁,做不到傅廷烨的冷静理性。

      

      李景楠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一字一字说道:“傅廷烨,我,以大齐皇太子的身份……命令你!去把华轻雪带来见我!……你,是要抗旨不成?!”

      

      此话一出,四周皆静。

      

      傅廷烨皱起眉。

      

      傅廷烨讨厌这种意气用事的无知小儿,可是,这个小儿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小儿以后还会成为大齐的皇帝。

      

      得罪他,无异于自寻死路。

      

      再不喜欢,也逃不脱骨子里的忠君教育。傅廷烨抱了抱拳,回道:“微臣不敢?;雇钕卤V厣硖??!?

      

      秦老五瞪着一双眼看向傅廷烨,那双眼睛仿佛在说:你真要去找那个女的?

      

      傅廷烨看着他说道:“?;ず玫钕?,雨停之后立即动身,不要耽误?!?

      

      “将军,你……”秦老五其实想说,救一个娘们而已,犯得着要一国大将军亲自出马吗?他们这儿最次的也是校尉,去救那娘们,这身份绰绰有余??!

      

      转念又想,刚才李景楠说了让傅廷烨去,如果让别的人去,是不是也算抗旨?他没念过什么书,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啊……

      

      傅廷烨已经跨上了马,叮嘱了一句“?;ず玫钕隆?,而后快马消失在雨幕中。

      

      傅廷烨之所以会这么干脆,也有他的考量。

      

      既然决定了要去,就不要再耽误,因为时间越久,辽人关卡的布防就会越严密,到时候,只怕他想进城都不容易,又何谈救人?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君王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04-07
  • 黄志丽:做新时代的智慧型法官 2019-04-07
  •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五场“代表通道” 2019-03-30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长春市直机关“两锋(风)行动” 2019-03-2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军民融合是兴国之举,是强军之策 2019-03-20
  • 调峰风光火 消纳新能源山西省电储能全国领跑 2019-03-10
  • 《晨曦集》先读为快:翁帆眼中的杨振宁,非常地“傻” 2019-01-11
  • 河南福彩中心开展爱岗敬业道德讲堂活动 2018-11-22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8-11-22
  • 炎炎夏日没水洗澡是怎样的体验?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0
  • 下岗职工申请彩票销售有优惠嘛 腾讯时时彩缩水工具 北京赛车pk10官网开奖 亚洲博彩公司 福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l 最新时时彩代理 任选9场历史最高奖金 中彩网紫荆17270 足彩半全场什么意思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 南国彩票论坛七星彩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双色球走势图 排列五历史开奖号码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