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04-07
  • 黄志丽:做新时代的智慧型法官 2019-04-07
  •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五场“代表通道” 2019-03-30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长春市直机关“两锋(风)行动” 2019-03-2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军民融合是兴国之举,是强军之策 2019-03-20
  • 调峰风光火 消纳新能源山西省电储能全国领跑 2019-03-10
  • 《晨曦集》先读为快:翁帆眼中的杨振宁,非常地“傻” 2019-01-11
  • 河南福彩中心开展爱岗敬业道德讲堂活动 2018-11-22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8-11-22
  • 炎炎夏日没水洗澡是怎样的体验?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0
  • 您的位置 : 安徽体彩网11选5> 小说库> 言情> 深宫锁情

    更新时间:2018-11-14 20:42:56

    深宫锁情 已完结

    爱彩人彩票网走势图:深宫锁情

    安徽体彩网11选5 www.vdd5.com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解语 分类:言情 主角:胤禛,凌若

    《深宫锁情》男主角是胤禛,女主角是凌若,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情节刻画得很生动,题材新颖深宫锁情讲述了:她为保家人周全狠心抛弃青梅竹马的恋人入宫选秀,盼能一朝选在君王侧,结果却阴差阳错成了四阿哥胤禛身边的一名格格,从此卑微、荣耀、欢喜、绝望都系于胤禛之身??滴跛氖曛劣赫?,她陪了他整整十九年最终踏上至高无上的宝座,然,换来的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杀局。当繁花落尽,他与她还剩下什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震怒

    十二月初八,康熙四十三年的选秀定在体元殿进行,年过天命的康熙帝携后宫位份最高的荣贵妃、宜妃、德妃一道挑选德才兼备的秀女以充掖后庭。

    八旗秀女分满、蒙、汉,分别选看,凡中意者记名字留用,就是所谓的留牌子,不中意者则赐花一朵,发还本家,也即摞牌子。

    悉心打扮的百余名秀女最终得以留牌者不过区区十数名,每一个皆是个中佼佼者,貌美如花。选上的自是喜上眉梢,没选上的则失望至极,有几个甚至因伤心过度晕厥过去。

    待看完最后一拨秀女已是晌午时分,正当一直提着颗心的荣贵妃与宜妃相视一眼暗自松气时,康熙的一句话让她们刚放下的心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此次共有秀女几人?”身着明黄缎绣五彩云蝠金龙十二章龙礼袍的康熙拧眉问随侍在侧的李德全。

    李德全不假思索地道:“回皇上的话,共有一百七十六名秀女,不过今日参选的唯有一百七十五名秀女?!彼南乱巡碌娇滴跽饷次实脑?,毕竟当日之事,他是除康熙之外唯一一个知情者。

    “这是为何,还有一人呢?”康熙眯起细长的眼眸,脸色微微发沉。

    李德全小心地睨了康熙以及旁侧有些坐立不安的荣贵妃一眼,挥退尚留在殿内的秀女,“启禀皇上,今日选秀名册递到奴才这里时,奴才发现有人将钮祜禄凌若的名字自名册中划去,没来的那名秀女应是她;之后奴才也问过钟粹宫管事姑姑红菱,她说这是荣贵妃的意思,钮祜禄凌若也在前一夜被荣贵妃宫里的林公公带走了,至今未归?!?/p>

    不待康熙追问,荣贵妃忙自椅中起身,欠身道:“回皇上的话,的确是臣妾的意思,臣妾昨夜刚刚得知原来钮祜禄凌若在参选之前行为不检,还与一名叫徐容远的男子有染,这般不知自爱的女子实无资格参选,所以臣妾才自作主张将此女之名自名册中划去?!?/p>

    “还有这等事?只是贵妃久居后宫,怎会知道宫外之事?”康熙话中的怀疑让本就提心吊胆的荣贵妃更加慌张,她万不能说是石氏告诉她的,否则以她与石氏的关系只会让康熙更加怀疑。

    正当她思忖该如何回答时,和珠走上前来双膝跪地道:“启禀皇上,是奴婢前几日出宫探望家人时无意中听来的,回宫后与娘娘说起此事,娘娘还怕是市井中人乱嚼舌头冤枉凌若小主,特意命奴婢再次出宫去打探清楚?!?/p>

    “这么说来,此事是真的了?”康熙面无表情地盯着和珠,看不出喜怒。

    和珠双肩微动,不敢直视康熙,垂目盯着自己映在金砖上的身影道:“是,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奴婢打探后得知凌若小主确与一男子有染,且还私定婚盟,娘娘为保后宫清宁迫不得已将凌若小主的名字划去?!?/p>

    “贵妃,事情真像和珠所言一般吗?”冬雪初霁,暖暖的阳光自云层中洒落,将红墙黄瓦的紫禁城照得愈发庄严华美,朝瞰夕曛中,仿若人间仙境。

    康熙温和的言语令荣贵妃精神一振,忙答道:“正是,皇上要操劳国家大事,日理万机,臣妾不敢为一点小事劳烦圣驾?;噬系背跣沓兼乒芎蠊ň褪且兼噬戏钟墙饫?,数年来臣妾不敢有一刻忘记?!?/p>

    “是啊,皇上,这些年来贵妃姐姐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臣妾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后宫安宁着想?!币隋饕餍Φ?,当日之事她也有份参与,若此时装聋作哑不发一语,难保荣贵妃不会忌恨在心,倒不如卖个人情给她。

    在座的三位妃子,唯有德妃未曾说过只言片语,只是盈盈立于康熙身边,神色宁静温柔。聪敏如她早已发现在眼下的宁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此时多嘴只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只要安静的站在这里看戏即可。

    果然,就在荣贵妃以为能够遮掩过去时,康熙骤然发难,眸光犀利如箭,刺得荣贵妃与宜妃心头发冷,连忙垂下头。

    “好一个为了后宫安宁着想?!笨滴趵湫Φ溃骸肮箦?,朕且问你,此次入选者有一百七十六名秀女,你是否对每一个秀女的名字都了若指掌?否则为何那么巧出宫探亲的和珠一听到钮祜禄凌若之名就知道她是此次参选的秀女?而你偏又对此事这般上心,不知会朕一声就将名字从册中划去。贵妃,你扪心自问,当真无一点私心?”他登基四十余载,擒鳌拜平三蕃,当中不知历经过多少事,怎会听不出区区谎言。

    康熙这番疾风骤雨般的训斥彻底粉碎了荣贵妃心头最后一点侥幸,慌得她赶紧跪下,迭声道:“臣妾不敢!”

    她不明白,为何少了区区一个秀女会让康熙如此关注,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过,以往就算知道了也仅仅问一声便罢,从未像此次这般揪住不放过。

    “是吗?朕看你们一个个敢得很”康熙冷哼一声目光扫过坐立不安的宜妃,“这件事是否连你也有份?”

    见康熙问自己,宜妃赶紧强打起精神道:“皇上说笑了,您又不是不知道臣妾最是胆小不过,就算再借臣妾一个胆也不敢做出欺瞒圣听之事,且臣妾相信贵妃姐姐也不敢,兴许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p>

    宜妃的话令康熙面色稍霁,但当他得知凌若已被荣贵妃擅自指给四贝勒胤禛为格格时登时大怒,抄起茶碗狠狠掼在荣贵妃面前,滚烫的茶水溅了荣贵妃一身,面容阴冷怒斥道:“荒唐!真是荒唐!”

    不论三妃还是李德全,都是伴驾多年的老人,从未见康熙发过这么大的火,慌得连忙跪下请康熙暂息雷霆之怒,至于荣贵妃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不知如何自处是好。

    “自大清开朝已来,还从未有四品朝官之女被赐给阿哥当格格的事,贵妃,如此荒唐之事你倒是告诉朕,朕要怎么向百官交待,你告诉朕!”最后几句康熙几乎是吼出来。

    荣贵妃吓坏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唯恐更加激怒康熙,宜妃倒想帮着说话,可她刚一张嘴就被康熙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格格……这是一个近乎妓女的称呼,一想到那个像极了她的女子遭受如此不公的对待,他就心痛至极,连带看荣贵妃的眼神也充满了戾气。

    许久,他微微收敛怒色,冷声道:“贵妃,你入宫有三十多年了吧?”

    荣贵妃不知其意为何,战战兢兢答道:“回皇上的话,臣妾入宫至今已有三十四年?!?/p>

    他默然颔首,露出深思之色,“三十四年……那就是康熙九年入的宫,那时孝诚仁皇后尚在是吗?”

    荣贵妃心里狠狠震了一下,小心回道:“是,臣妾当时有幸得到皇后教诲,受用一生,臣妾心里一直记着皇后恩德,未敢有忘?!?/p>

    “朕原先也这么认为,现在看来却是错了?!痹诔林氐氖?,他越过跪在地上的诸人,一步步往紧闭的宫门走去,李德全见状赶紧自地上爬起来一溜烟跑过去开门,当阳光重新洒落体元殿时,荣贵妃听到了此生康熙对她说的最后一番话。

    “贵妃,你年纪也不小了,往后无事还是不要出景仁宫了,专心礼佛,宫里的事就交给宜妃和德妃打理吧。至于和珠,她爱嚼舌根子,不适合再留在你身边伺候,打发了去辛者库吧?!?/p>

    “不要,皇上不要!臣妾知错了,皇上您要罚就罚臣妾一人,不要牵连和珠,她已是快五十的人了,现在要她去辛者库等于要她的命啊,皇上!”德妃泪如雨下,跪步前行,想要去抓住那抹明黄,可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康熙远去,决绝不留一丝余地。

    湘绣,其实芳儿已经不在了,就算有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入宫,朕也不会为她而冷落了你,毕竟你陪了朕三十余年,毕竟你为朕生儿育女;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从体元殿至御书房,一路行来康熙都未开口说过一句话,李德全接过小太监新沏的六安香片捧至一脸疲倦闭目坐在御座上的康熙面前,“万岁,劳累一天了,喝口茶提提神吧?!?/p>

    李德全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康熙答应,逐大了胆子低声道:“其实万岁若真喜欢凌若小主,何不下一道圣旨将她召入后宫呢?”

    康熙骤然睁开眼,眸底一片森寒,冷笑道:“李德全,你这差事当得越发有出息了,居然敢教唆朕抢自己儿子的女人!”

    李德全慌忙撩衣跪下,连磕了好几个响头既惶恐又委屈地道:“皇上您可冤枉死奴才了,奴才对皇上一片忠心可鉴日月,万不敢做出对不起皇上的事,否则教奴才不得好死、死无全尸……”

    康熙不耐烦地挥挥手,“行了,别整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若不是看在你对朕还算忠心的份上,凭你刚才那句话朕就可以活活剐了你!起来吧?!?/p>

    “谢皇上恩典,谢皇上恩典!”李德全擦了擦被吓出的冷汗站了起来,见康熙伸手赶紧递了六安香片过去。

    康熙接过茶盏徐徐吹散杯中热气,抿了一口头也不抬地道:“你是不是还有话想说?说吧,朕不怪你就是了?!?/p>

    李德全飞快地瞄了康熙一眼,见他脸色还算平和,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其实……荣贵妃昨夜才将凌若小主赐给了四阿哥,依着奴才看兴许四阿哥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此事,更甭说宠幸凌若小主了,皇上您就算真将凌若小主召进宫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币仓挥写蛐≡诳滴跎肀呤毯畹乃鸥宜嫡庑┗?,换了其他人就是再想也绝不敢说出口,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绝不是空谈,稍有不慎就会人头落地。

    康熙摇摇头,略带几分苦笑道:“朕不是唐明皇,所以朕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此事若传扬出去,就是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足以把朕给淹死,朕还指望着做一个明君呢?!?/p>

    “罢了,罢了?!笨滴跹鎏斐ぬ?,不无遗憾地道:“一切皆由天定,强求不得啊,李德全你晚些去贝勒府传朕的话,让四阿哥好生对待钮祜禄氏,莫因她格格的身份便轻慢了去,等往后有合适的机会,再晋一晋她的位份,格格之位实在太委屈她了?!?/p>

    李德全躬身答应,见康熙没有其他吩咐方才悄无声息的地退下。

    猜你喜欢

    1. 宫闱情仇
    2. 古代言情
    3. 爱恨纠缠
    4. 宫闱宅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 市场经济就是一种唯利是图的经济,是一种波动、走极端的经济,新时期的发展方式与结果就是如 此。那么指望市场经济来解决需要与不平衡的矛盾,对症下药了吗? 2019-04-07
  • 黄志丽:做新时代的智慧型法官 2019-04-07
  •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五场“代表通道” 2019-03-30
  • 机关党建工作巡礼——长春市直机关“两锋(风)行动” 2019-03-2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军民融合是兴国之举,是强军之策 2019-03-20
  • 调峰风光火 消纳新能源山西省电储能全国领跑 2019-03-10
  • 《晨曦集》先读为快:翁帆眼中的杨振宁,非常地“傻” 2019-01-11
  • 河南福彩中心开展爱岗敬业道德讲堂活动 2018-11-22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8-11-22
  • 炎炎夏日没水洗澡是怎样的体验?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0
  • 七乐彩图表走势图 海口福利彩票销售点 牛牛2视频在线观看 北京赛车微信群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赌单双诀窍 时时彩开奖视频 北京赛车培训学校 飞鱼彩票走势图 福彩中奖到哪兑奖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七星彩走势图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彩票投注站怎么申请 高频彩注意事项 2元彩票网图表走势